新凤凰彩票 > 文化典故 >

传统文化与企业管理的碰撞

2018-08-31 10:50

  近日本刊联合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华道人文交流中心,邀请了一批企业家和学者齐聚清华大学,共同探讨传统文化与

  吴念博(苏州固锝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):当时我们的出发点没有那么纯洁,只是觉得作为企业要尽一点社会责任,但在做的过程中逐渐觉得,现在社会最缺的其实是人的教育。企业应该是一个道场,让自己的员工明理,懂得做一个真正的人。

  如果说我们能在员工工作的8小时里管好他们,那么8小时之外呢?又该怎么管好他们?所以,要24小时管好员工,就要管他们的心,把他们的心真正管好,他们就知道独处的时候,在没有组织约束的时候,自己应该做什么。其实,产品的缺陷,很多时候来源于人品的缺陷。把人做好,才能做好产品,才能让客户真正满意。

  茅忠群(方太集团董事长兼总裁):2003年之前,我在传统文化上是一个门外汉,对人生意义也没什么思考。2000年到2002年,我读了EMBA,读完之后思考下一个班去读什么,后来选择了传统文化。在上课过程中,越来越觉得传统文化怎么这么好,比原来读的理工科强多了,同时觉得这么好的东西应该让员工也来学习。当时,我们公司有员工因经济问题被判刑,让我非常痛心。所以,让员工学习传统文化,就是希望他们明理,让他们幸福。

  宋杰(京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事业部总监):我们之所以定“仁孝文化”,是觉得“孝”是人类的一种共性,是人本性的载体。我们希望通过研究人性来经营人心、管理行为、把控风险、满足需求。以前,员工坐班车、食堂打饭总是挤在一堆,于是,董事长亲自排队,树立表率。这种排队风气后来竟然带动了全县的排队文化。我们还有敬老金。如果你在公司工作20年,公司就会给家里7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孝敬100元。其实,我们的初衷就是提高员工的素养,真正过上品质生活。

  刘海军(郑卫宁慈善基金会秘书长):清华大学“自强不息”的校训,正是我们残友的初心。中国有8,300万残疾朋友,一般人总认为残疾朋友是,是一个受关爱的群体,残疾朋友内部也普遍存在“等靠要”的生活态度,不愿主动去参与社会。于是,在九十年代后期,残友的创始人郑卫宁先生希望通过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,改变自己的活法,将自强不息的理念传递给整个残疾朋友群体,激励他们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。十几年来,我们一直在践行这个理念,我们相信“人必先自助而后天助之”。

  朱康建(博创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):2002年,我创办了现在的装备制造公司,当时就想着生产出更好的机器,更好地服务客户。公司发展虽然比较顺利,但有一个问题非常困扰我:我们的装备制造,为什么跟日本、德国有差距。在苦苦思索的过程中,我碰到了一个朋友,也是我的一个客户,他在东莞办学校。我去过他的学校,可以说非常差,学生一点礼貌都没有。2010年,我又去了他的学校,让我感到震撼的是,学校变了个样,每个学生见到我都会鞠躬问好,非常有礼貌。原来,这位朋友仿效重庆行知学校,引入了传统文化。我在想,如果工厂的生产都由我自己来做,做出来的东西一定不会输给日本企业,所以根本的问题是人心问题。说实话,那时候我有点自私,希望员工都能变成我一样。就这样,开始轰轰烈烈引进传统文化。

  周新平(湖南大三湘茶油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):我2008年创办企业,做了几年之后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:之前的管理经验对这些农民、对从事农业的基层人员没有用,他们只想着挣钱,只关心自己生活得好不好。后来遇到了吴念博董事长,听了他讲课,一下子让我震撼了。我觉得,我们公司的员工就应该这样去学。所以当时的初心,就是想用一种最合适的方式来管理企业。另外,我们那里大部分都是农民,也有很多留守儿童。我们发现他们家庭破裂,主要原因在于抛弃了孝道。所以,必须想办法让那些在外打工者的心回归家庭,重建伦.理道德。我们搞了一个幸福乡村的行动,主要是做传统文化教育,事实证明效果非常明显。

  “创新并非魔术,而是一门学科。”伊利诺伊理工大学设计学院教授维杰·库玛总结出流程化、制度化的创新体系和方法帮助企业实现可持续性创新。